洋地“直采”海产品一键下单

身处大连的刘明亮点开“鱼通鲜”APP,动动手指,远在千万公里外的海产品便轻松送上门。不到一个月,刘明亮通过…

  46岁的拖虾船船老大顾仕标是高亭镇江南村人,跟捕鱼打了半辈子交道,然而海洋渔业资源的日益枯竭,加上人工等成本的逐年增加,让他觉得海鲜生意越来越难做。 前不久,顾仕标经过实名认证和业务评估,入驻“鱼通鲜”。“4两左右的玉秃在平台上以每斤16元成交,比卖给收货船要高出6元一斤。这带给我们渔民的是实实在在利润最大化啊!”顾仕标兴奋地说,鱼贩子收购经常压价,卖不到鱼货本身价值,且有时货款回收也是个问题。而在“鱼通鲜”平台交易,货款很快就能到手。

  目前,平台交易涵盖了小黄鱼、带鱼、梭子蟹等热门海产品,消费商家分布江苏、福建、山东、辽宁等地。“下一步,鱼通鲜公司将计划打造海上冷链物流运输的高效性。”朱若欣告诉记者,该公司计划在海洋渔业捕捞作业的源头环节增设渔运船,通过“鱼通鲜”平台的信息调度,进行及时的海上物资输送和鱼获载回,这能有效提升鱼货整体的流通效率与保鲜质量。“而这类渔运船也有区别于现在的渔运船,它们充当交易的桥梁,与陆上快递类似,收取一定的托运费。” 此外,市场需方也可以在该平台发布鱼获求购信息。目前,除自有的APP外,“鱼通鲜”旗舰店也已正式入驻苏宁拼购,由批发向零售业务拓展。下一步,“鱼通鲜”还将与更多的知名电商开展合作。

  身处大连的刘明亮点开“鱼通鲜”APP,动动手指,远在千万公里外的海产品便轻松送上门。不到一个月,刘明亮通过该APP已顺利完成3单,共计26万余元的线上海产品交易。“现在上网下订单,只需动动手指,海鲜就会漂洋过海来到你的饭碗里。”2018年年底,县海洋与渔业局牵头引进“鱼通鲜”电商平台,帮助渔船供方和市场需方打通供需直销途径。这样的宣传语也不禁吊起了很多人的胃口。该平台试运营一个月来,已吸引了300余艘渔船入驻,交易额800万元左右。

  现在,像孙元锋一样在这个平台上交易的船老大越来越多。

  一个月前的某天,平静浩淼的东海上晨曦初绽,金色海面鳞波熠熠,似乎预示着鱼货丰收的一天。洋地里,浙岱渔“15252”紧张而忙碌地作业着,船老大孙元锋却忙着用手机对新鲜鱼货各种拍摄……

  缩减中间环节渔民利润最大化

  据县海洋与渔业局渔业科科长朱若欣介绍,目前,我县共有各类渔船约1969艘。每年鱼货产量共计约44万吨。“过去,渔民虽有一手的货源,但消息闭塞,市场渠道狭窄,寻找买家难之有难。”朱若欣解释道,传统海产品销售几度转手,这种落后、闭塞的交易模式降低了海产品流通效率。“鱼通鲜”电商平台的出现,打破了中间商层层盘剥的困局,“海产品由渔民自己捕捞、发布,没有中间商参与,价格统一透明,同时可以提供冷链及带分拣服务,将生鲜的时间损耗降低。”虞忠完说,平台也对入驻的渔民与买家进行实名认证和业务评估,对支付交易也进行安全把关,为买家和渔船进行双重保障。

  几小时后,100斤梭子蟹被一位福建客户以每斤35元买走。孙元锋大吃一惊,“此前,同品质梭子蟹通常以每斤10元左右价格被收货船买走,此次,交易价格却大大提高。” 有了“第一网”的催化,孙元锋信心更足了,“前几天,我接到了一个2000斤梭子蟹的订单。”当天孙元锋开心地说,有了这“开门红”一单,期待来年生意更红火……

  见大伙儿纳闷,孙元锋忙解释,“这些透骨新鲜的梭子蟹,打算发布到电商平台卖卖看。”说完,孙元锋连上卫星WIFI,点开“鱼通鲜”APP,点击“发布供应信息”,填入供货数量100斤、价格20元/斤起等相关信息……这也是他首次实名制在该平台发布销售信息。

  深挖扩市场打造海上“快递圈”

  新鲜即时“晒”撒出“海上第一网”

  据介绍,孙元锋提及的“鱼通鲜”是一家去中间环节,实现捕捞渔船海产品B2B交易的商务有限公司。“渔民在海上把第一手捕捞的信息发到‘鱼通鲜’APP。与此同时,岸上的收购方第一时间就可以知道有什么货,形成意向或交易订单。”舟山鱼通鲜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虞忠完说,货物到岸后,两方验货交易,能压缩鱼贩子倒卖的环节,提高海产品流通效率。

上一篇:响水海产品叫响盐城(上海)农副产品名优新专


下一篇:越南对CPTPP成员国的海鲜出口增长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