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沙棘“远游”全球

——来自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蹲点报告(五)     生活在高原的人对于沙棘的认识,想必就是那浑身长满了刺,酸的难以下咽的“酸溜溜”。它最大的优点就是生命力…

    董树林介绍,按照“公司+基地+农户”的发展模式,公司优化原材料供应基地,实现农民、企业双赢。集中在大通景阳镇、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沙连堡、昂思多、德恒隆、二塘、巴燕等乡镇、开展沙棘原料的采摘、收购工作。年收购沙棘枝果约4500吨,辐射带动农户680余户。仅去年一年,伊纳维康在景阳镇上岗村以每公斤5.5元的价格采摘沙棘叶58吨,以每公斤2.8元的价格收购沙棘果12吨,上岗村50户贫困户通过沙棘采摘实现脱贫。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时至今日,沙棘汁、沙棘茶、沙棘油……一颗酸酸甜甜、带着刺的青海沙棘正释放着不可估量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从挖掘产业价值,建立生产基地,到科研开发产品,青海沙棘产业链虽然还有待完善,但却已成为生物产业园区在供给侧改革中强创新、补短板的生动实践。

    世界沙棘看中国,中国沙棘看青海。

    产业升级需合力

    今天,聚集在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生物科技产业园区,以青海清华博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青海康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青海伊纳维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为代表的企业积极投身开展沙棘精深加工,产品在国内外消费者面前展示出了独特的魅力,受到国内外广大消费者的青睐。

    杨宏斌说,监测靠前,出口时间缩短是企业出口提质增效的关键。“以前商品检疫的流程时间平均一周,如今已缩短至平均1天,实现快速通关。”随行的西宁海关动植物和食品检验检疫处副科长罗英介绍,我们将企业信用等级和风险管理相结合,不断完善事前——源头管理、事中——过程监管、事后——责任追究等各项监管机制,提高通关效率,极大地降低了企业出口成本,提高了企业效益。

    一组来自西宁海关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4月,青海地区出口沙棘粉、沙棘籽油、沙棘维生素P粉等沙棘系列深加工产品货值达1960.89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02.8%,出口国家主要有美国、西班牙、捷克、泰国、加拿大等。

    通过“西海海关业务交流群”,刚刚接到“原产地知识培训”的杨宏斌补充说,海关还不定期举办进出口业务知识、质量安全知识、实验室检测技术等培训,不断提高企业自检自控能力,提升出口质量安全水平。

    以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为例,大通现有沙棘人工、天然林14000公顷,近年来专门致力于沙棘果开发生产,青海伊纳维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大通建立了有机沙棘基地,在保护沙棘林的同时,聘请当地贫困群众管理和采摘。公司副总经理董树林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沙棘茶(叶)采摘季节为6-9月,大通县每年约有100人左右采摘,按每天每人约采摘25-30公斤算,一天约增收150元;沙棘果采摘季节为11月-12月,大通县每年约有300人采摘,每人每天增收100元;一年算下来一名采摘工能增收近万元。

——来自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蹲点报告(五)

    我们看到,这家提取车间里提取原花青素、提取果油、过滤等设备等一字排开,机器的轰鸣声中,沙棘果油通过离心机从一大桶果汁里提取出来,如“筷子”细般流出。一吨果汁只能生产1.5公斤的果油,足以见得果油相比沙棘本身来说附加值之高。

    进入21世纪,沙棘资源的药用和保健价值得到社会广泛认可。抓住这一资源优势,青海支持企业以科技创新发展模式致力于沙棘产业的开发和延伸,逐步形成了从沙棘种植—沙棘饮料—沙棘医药保健食品—沙棘提取物综合开发的产业链条。

    上世纪50年代起,沙棘开始用于青海东部浅山地区造林,随着“三北”防护林、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等林业重点工程的实施,沙棘资源得到较快增加。上世纪80年代,“沙棘热”一度在青海兴起,但由于产品技术含量低,市场开拓能力差,企业管理水平不高等,各家产品陆续退出市场。

    而在青海清华博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于雪看来,出口额的增加,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与企业间的诚信。于雪说,海外客户对产品的标准化、质量的真实性、以及产能相当重视,这是一个很长时间的尝试。正因如此,出口国对关于中国沙棘提取物产品标准化品质形成了良好印象,信任度不断提升,出口量与日俱增。“留住客户我们变得更有经验。”于雪充满信心。

    “绿色金矿”小果粒

上一篇:全国千名志愿者清水河种沙棘 生态扶贫示范基地


下一篇:黑龙江省食品流通商会组织福洪分会企业家赴齐齐哈尔市龙江县鲁河乡就沙棘木耳采销进行商务考察

返回顶部